西班牙红葡萄酒需要一场变革

发布时间 2021-06-10

  喝过了许多美酒,但是关于西班牙红葡萄酒需要一场变革你了解吗?下面挑战你的认知极限,向您介绍西班牙红葡萄酒需要一场变革。

  我们来听一下西班牙酒王平古斯酒庄(Dominio de Pingus)的缔造者,丹麦庄主皮特斯塞克(Peter Sisseck)对西班牙红葡萄酒的看法。西班牙葡萄酒卖的太便宜了斯塞克(Sisseck)计划在一场重要晚宴中谈一谈对目前西班牙葡萄酒分级系统的看法,他极力支持西班牙的DO系统,但也在想办法解决目前西班牙葡萄酒遇到的问题。他说:“西班牙葡萄种植者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西班牙的葡萄酒卖的太便宜了。”他继续说道:“我们应该帮助种植者赚取应有的回报,但如果我们仅仅致力于重新发掘古老的葡萄品种,开发那些被遗忘的葡萄酒产区是远远不够的。”斯塞克本身就是很好的例子,他说:“只要专注于葡萄园里的工作,生产出高品质的葡萄酒,你们产区的风貌将会大大改观。”当他在1990年的时候,第一次去到杜埃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这里因为贝加西西里亚(Vega Sicilia)而被人牢牢记住,但反观这个产区的其他葡萄种植者,他们却很少能够以自家装瓶的方式销售葡萄酒,即使装瓶销售,他们最终得到的利润有时却也不及直接销售葡萄汁或葡萄。

  而再看他自己,斯塞克首先在该产区的莫纳斯特里奥酒庄(Hacienda Monasterio)工作,随后,他看重了一块古老的葡萄园,并说服葡萄农将这里的葡萄卖给他,经过不懈的努力成就了今天的平古斯。其实西班牙还是有无限潜力的。我并不需要DO体系斯塞克说:“时至今日,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完全遵从DO体系,我们应该有自己的选择。两年前,在我第一次受邀,领导杜埃罗河岸产区监管委员会时。我的第一个要求就是重新编写产区规定,我认可DO体系提供的良好框架,但有一部分确实需要改革。反过来说,如果我们不遵守任何一部分原有的DO体系,我们这个产区与新世界的葡萄酒产区又有什么区别呢?

  斯塞克的说法值得我们思考,西班牙的结症在于葡萄种植者没有足够的热情和经济利益去推动他们改革,生产出优质的葡萄酒。强制改革斯塞克指出,西班牙和意大利葡萄种植面积差不多,在意大利有35,000个生产商自己灌装自己的葡萄酒进行销售,而在西班牙这个数字刚刚超过6,000。这里并没有足够的经济上的吸引力去促使葡萄农生产更高品质的葡萄。总的来说西班牙并没有严格的分级体系,一公顷可以灌溉的平原上的葡萄园比一公顷坡地上的葡萄园更值钱,通常来说可以灌溉意味着高产,但高产往往意味着品质有所下降,目前的价格体制,只能催生人们高产的意愿。在杜埃罗河谷,未经开发的谷底平原的高产的土地,一公顷价值1.2万欧元到1.8万欧元,而山坡上能生产出高品质葡萄的葡萄园一公顷价格只有6千到1万欧元。这种情况急需我们去改变。同时,杜埃罗河谷也成了这种体系下的牺牲品。杜埃罗河谷吸引了全球人们的注意。90年,这里只有9千公顷葡萄园,现在已经达到2.2万公顷,葡萄农数量从70增长到270。但在以吨计价收购葡萄的体系下,坡地低产高质的葡萄园数量并没有增加,高质低产的老藤也并没有很好的被人们保留,通常人们还是一味地追求产量。改革委员会斯塞克正在酝酿改革,带领产区监管委员会重新规划这里的土地,同时他启动了Psi葡萄酒计划,让最好的酿酒师与当地拥有坡地老藤葡萄园的种植者合作,并争取实现有机或生物动力法种植,酿造能够代表产区的顶级优秀酒款。普里奥拉托(Priorat)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普里奥拉托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一开始由一批富有远见卓识的酿酒人带动,随后产区监管委员会将现今的经验整理成文,发布在产区规定里面。

  斯塞克表示说:“我们可以学习普里奥拉托产区,普里奥拉托向我们展示了改变一个产区的可能性,当然这中间少不了像阿尔瓦罗帕拉西奥(Alvaro Palacios)和雷内巴维耶尔(Rene Barbier)等先锋酿酒师的带头作用,同时还要有产区监管委员会的支持。”在2007年普里奥拉托产区如愿可以将带有DOCa标示的标签印在酒瓶上,同时还引入了子产区的概念,比如维德拉威拉(Vi de la Villa),和单一园概念,如维徳芳卡(Vi de Finca)。随后,斯塞克补充说:“目前普里奥拉托产区的规定也存在一定缺陷,普里奥拉托向展现出了产区改革可能性。另外还有一点至关重要,就是我们可以改变,但我们绝不会丢掉自己产区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