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环球深壹度 瞄准中国北约就能“续命”吗

发布时间 2021-11-24

  ·北约的本质属性是美国维护霸权的工具,服务于美国的战略目标。中国议题进入北约视野,与美国对华政策转向有直接关系。

  ·俄罗斯仍然是北约维护其所谓合法性的主要理由,但中国可能会被北约视为维系未来生存的“最大理由”。

  近期,被视为“冷战残余”的北约通过攻击俄中强刷了一波存在感。北约突然对俄罗斯出手,驱逐俄常驻北约代表团8名成员,美国“波特”号驱逐舰和“惠特尼山”号指挥舰先后前往黑海与北约部队开展联合军事行动。与此同时,北约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公开宣称“中国在向我们逼近”。

  以冷战结束为标志,北约就失去了存在意义,但却强行“续命”。北约先后通过东扩、介入阿富汗战争、将俄罗斯树立为威胁等方式,苦苦寻求存在的合法性。然而,关于其“脑死亡”“肌无力”等质疑声批评声不绝于耳。

  虽然北约不断调整战略目标,但始终找不到一个能够充分证明其存在价值的“像样的对手”。因为外部矛盾不充分,北约陷入内卷,内部矛盾显现,美国向盟友催缴军费,法德提出欧洲防务自主。美国既想主导北约,又想让盟友承担更多责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指出,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北约找到了俄罗斯这样一个所谓对手,把俄罗斯的所谓混合安全威胁作为首要威胁,北约一定程度上出现复活的迹象。然而,乌克兰危机其实只是个擦边球,并不涉及北约成员国。而且,北约在应对所谓俄罗斯威胁方面手段有限。

  近几个月来,从阿富汗撤军、美英澳建立安全伙伴关系等事件进一步加深“老迈”北约的危机感。以失败告终的阿富汗战争和一个呼之欲出的“印太版”北约,给北约的存在意义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10月7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北大西洋理事会与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会议后出席新闻发布会后离开。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陈旸认为,北约介入阿富汗战争严重遇挫。除美国之外,其他北约国家也投入了不少兵力和资金,但留下一地鸡毛。从地缘上看,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后总体上回归了自己的传统防区,在中亚乃至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迅速消减,可以看成是北约“走向全球”严重遇挫。从技战术角度看,北约在执行反恐战争任务上力不从心,将来在这一方面可能不会有更多投入,而会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传统的大国竞争中。

  专家认为,和平发展的时代潮流不可阻挡,而北约固守冷战思维,总是要去寻找假想敌,对外进攻性很强,这是其难以生存的根本原因。

  近期,北约多次渲染“中国威胁”“中国挑战”。斯托尔滕贝格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北约计划在明年夏季举行的峰会上通过未来十年的战略概念。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影响以及力量对比方面的变化等问题将在新战略概念中全面体现出来。

  专家认为,北约的本质属性是美国维护霸权的工具,服务于美国的战略目标。中国议题进入北约视野,与美国对华政策转向有直接关系。

  2019年12月,北约在伦敦举行的峰会上首次将中国问题纳入议程,峰会通过宣言称“北约需要共同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带来的机遇和挑战”。2021年6月,北约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峰会发表公报,称中国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与北约安全相关的领域构成了“系统性挑战”,提及中国的“胁迫性政策”、迅速扩大的核武库,以及军事现代化“不透明”等问题。

  6月1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出席北约峰会的领导人参加合影仪式。新华社发(北约供图)

  此外,由于成员国对所谓俄罗斯威胁立场不一,北约需要在所谓的俄罗斯威胁之外再找一个新的理由来“续命”,提升组织凝聚力。北约这个全球最大的军事安全组织近些年拼命追求所谓政治化,试图加强政治维度,很大程度上是针对中国。

  崔洪建认为,北约在应对所谓中国挑战方面如何行动,要看北约在多大程度上会被美国作为一个在其所谓的盟友体系里进行政治和安全动员的工具。首先,北约可能会在印太地区发展伙伴关系,更多在印太地区显示存在感。目前美国和欧盟都出台了印太战略,北约可能也会有所动作,维护所谓的地区秩序。其次,北约可能会针对中国的能力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比如要求中国加入军控谈判。第三,北约可能会在它的关键基础设施里面,要求排除中国因素。

  在俄罗斯与北约“断交”风波发酵之际,今年10月下旬举行的北约防长会就威慑俄罗斯的战略方案达成一致。该战略方案旨在做好准备应对“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和黑海地区同时发动的攻击,包括核武、网络和太空袭击”。

  欧洲政策分析中心主任、美国前驻欧洲陆军司令本·霍奇斯强调,北约的注意力正在逐渐从俄罗斯转移到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的行动不会受到密切关注。西方将更加关注黑海地区,北约将采取必要措施“让克里姆林宫尊重国际法,尊重该地区国家的主权”。

  崔洪建认为,北约将俄罗斯视为最大最直接的军事和安全威胁,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最主要的经济和政治挑战。俄罗斯仍然是北约维护其所谓合法性的主要理由,但中国可能会被北约视为维系未来生存的“最大理由”。

  北约现行战略概念于2010年通过,明年出台的新战略概念如何描述中俄备受关注。北约前秘书长拉斯穆森表示,与现行战略概念相比,明年出台的新战略概念将在两个方面有所区别,一是不会提及北约愿与俄罗斯发展战略伙伴关系,停播“减肥广告”更要监督“减肥产品”,二是会关注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

  陈旸认为,目前北约不可能以中国为重心,因为与家门口的俄罗斯对峙已牵扯其绝大部分精力,且在应对中国崛起问题上,美国已在亚洲布下层层防线和多种架构,留给北约作为的空间有限。另外,北约行动机制决定了其很难对华采取一致行动。北约内部讲究平衡,将视野拓展到中国的同时,也强调需要加大对俄遏制,表明其重点依然放在俄罗斯,以满足北约内部恐俄国家的要求,安抚内部相对友华的力量。(记者:孙萍;编辑:李洁、鲁豫、唐志强)www.020u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