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

每一次埋头淘书都是历险

发布时间 2021-11-25

  www.tstwkt.com,常去的新华书店,距离公司500米,一条马路过去,再转角就到了。外出路途中也常能路过,很是方便。

  在没有独立书店之前,每一间氛围呆板环境差别也不大的书店,对爱读书的人来说,都是特别美好的存在。而在随手上网就能下单买书的现今,判定一个书店值不值得留在常逛名单里的标准,就成了——是不是在生活半径中,书够不够多。

  三层的书店,在如今这个实体书店的寒冬里,算是蛮大了。一进门自然是畅销类图书的展架,一楼往里走,是隔开的两间书室,文学、历史类图书为主,最里面一间是我经常“滞留“的。往楼上走,便是少儿、科学自然等种类了。分类清晰明确,书籍摆放中规中矩,是新华书店这种老牌书店,最擅长的,现在如此,多少年前亦如此……

  中学时,我喜欢的一家新华书店,就在天津最有名的商业街道上,这家书店名叫“素质教育书店”,远近闻名,特受欢迎,每次去人都很多。同样因为离家和学校都不远,放学后跟好友逛书店,周末跟老爸逛书店,就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个消遣。

  除了畅销书展架摆在明处,很多书其实都只能安静地待在书架的某个角落。倘使幸运,书可能会封面朝外正摆在架上;或是不幸地,只能露出一个书脊给观众。淘书顺序,当然是先选定自己钟爱的类目区域,然后挨个书架扫览。一个你最爱的作家、一个引人的书名或者一个貌美的书封书脊,都是搜索的关键词。这习惯也让我保留至今。

  这是一个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复刻系列,遴选了数本民国时期名家名作,以当年出版的面貌,重版印刷出品。书全为竖排版,裁掉印有出版信息的最外封套,一本民国绝版书,就在眼前了。

  那一天,我照旧先到自己最喜欢的区域,然后在一个书架前驻足,俯身,蹲下,发现了一排颜色黯淡斑驳的书脊,抽书出来那一刻,我简直有种中大奖的感觉。我买了萧红的《呼兰河传》和郁达夫的《沉沦》,其后我又买过几册送人,后来,绝版复刻书也就此绝版。

  再后来,这一家让我体验无数次淘书乐趣的书店,也关门停业,改头换面成了时尚快消品商店,能源保供持续推进仿佛预示着纸质书这长久以来的阅读载体,也即将被各种便捷方式取代。

  可至今保留逛书店的喜好,正是因为总能在成百上千的书中,淘到惊艳自己的那一本。每一次淘书都可能是新奇的历险。

  中学时的书店没有了,新的爱逛书店就会出现。在如今常逛的那家新华书店,我也寻得过很爱的书。

  那天其实没有买书计划,只是路过,时间又充裕,就进去闲逛。一楼最里间有点凌乱,正在旧书出清,大约给新书腾地儿。我顺着书柜一排排扫过去,然后就发现了一个从前未见版本的《人间词话》和《浮生六记》,尤其《浮生六记》,附录了很多其他内容,是我原先买过的那本没有的,翻看了一会儿,我每书买了两册。一套留给自己,另一套送中学同逛书店那位爱书好友。

  如今想来,时间流转中,原先在城市占领过各种大小地盘的新华书店,原先辉煌地占据着城市最黄金街区大铺面的新华书店,已越来越少,变得不起眼,书店不可遏止地一天天衰落下去。

  原先的书店消失了,生活中总会出现另一家取代之。仿佛只有经过千挑万选,一排排书脊摸过去的历程,才能体验寻到好书的幸福。仿佛,只有在新华书店这样书类目又多又杂,书架摆放传统又密集的地方,埋头寻书的人,才是真爱阅读。

  人们生活越便捷,往往越是怀念复杂冗繁,有些自己动手、动脑、动心的乐趣,是一切便捷方式无法带来的。

  常去的新华书店,距离公司500米,一条马路过去,再转角就到了。外出路途中也常能路过,很是方便。

  在没有独立书店之前,每一间氛围呆板环境差别也不大的书店,对爱读书的人来说,都是特别美好的存在。而在随手上网就能下单买书的现今,判定一个书店值不值得留在常逛名单里的标准,就成了——是不是在生活半径中,书够不够多。

  三层的书店,在如今这个实体书店的寒冬里,算是蛮大了。一进门自然是畅销类图书的展架,一楼往里走,是隔开的两间书室,文学、历史类图书为主,最里面一间是我经常“滞留“的。往楼上走,便是少儿、科学自然等种类了。分类清晰明确,书籍摆放中规中矩,是新华书店这种老牌书店,最擅长的,现在如此,多少年前亦如此……

  中学时,我喜欢的一家新华书店,就在天津最有名的商业街道上,这家书店名叫“素质教育书店”,远近闻名,特受欢迎,每次去人都很多。同样因为离家和学校都不远,放学后跟好友逛书店,周末跟老爸逛书店,就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个消遣。

  除了畅销书展架摆在明处,很多书其实都只能安静地待在书架的某个角落。倘使幸运,书可能会封面朝外正摆在架上;或是不幸地,只能露出一个书脊给观众。淘书顺序,当然是先选定自己钟爱的类目区域,然后挨个书架扫览。一个你最爱的作家、一个引人的书名或者一个貌美的书封书脊,都是搜索的关键词。这习惯也让我保留至今。

  这是一个百花文艺出版社的复刻系列,遴选了数本民国时期名家名作,以当年出版的面貌,重版印刷出品。书全为竖排版,裁掉印有出版信息的最外封套,一本民国绝版书,就在眼前了。

  那一天,我照旧先到自己最喜欢的区域,然后在一个书架前驻足,俯身,蹲下,发现了一排颜色黯淡斑驳的书脊,抽书出来那一刻,我简直有种中大奖的感觉。我买了萧红的《呼兰河传》和郁达夫的《沉沦》,其后我又买过几册送人,后来,绝版复刻书也就此绝版。

  再后来,这一家让我体验无数次淘书乐趣的书店,也关门停业,改头换面成了时尚快消品商店,仿佛预示着纸质书这长久以来的阅读载体,也即将被各种便捷方式取代。

  可至今保留逛书店的喜好,正是因为总能在成百上千的书中,淘到惊艳自己的那一本。每一次淘书都可能是新奇的历险。

  中学时的书店没有了,新的爱逛书店就会出现。在如今常逛的那家新华书店,我也寻得过很爱的书。

  那天其实没有买书计划,只是路过,时间又充裕,就进去闲逛。一楼最里间有点凌乱,正在旧书出清,大约给新书腾地儿。我顺着书柜一排排扫过去,然后就发现了一个从前未见版本的《人间词话》和《浮生六记》,尤其《浮生六记》,附录了很多其他内容,是我原先买过的那本没有的,翻看了一会儿,我每书买了两册。一套留给自己,另一套送中学同逛书店那位爱书好友。

  如今想来,时间流转中,原先在城市占领过各种大小地盘的新华书店,原先辉煌地占据着城市最黄金街区大铺面的新华书店,已越来越少,变得不起眼,书店不可遏止地一天天衰落下去。

  原先的书店消失了,生活中总会出现另一家取代之。仿佛只有经过千挑万选,一排排书脊摸过去的历程,才能体验寻到好书的幸福。仿佛,只有在新华书店这样书类目又多又杂,书架摆放传统又密集的地方,埋头寻书的人,才是真爱阅读。

  人们生活越便捷,往往越是怀念复杂冗繁,有些自己动手、动脑、动心的乐趣,是一切便捷方式无法带来的。